2018年全国体育舞蹈教师培训班(哈尔滨站)

当前位置:首页 >> CDSF新闻 >> 舞林前沿 >> 正文

忠字舞历史真相 
时间:2010-05-27 14:10:28 来源:乌有之乡

    忠字舞,是文革高潮时期的一段历史现象,生于群众,死于政客。笔者之所以刻意写此文为忠字舞号辩白,一方面是因为右派常拿此嘲笑左派及广大百姓,另一方面是因为唯物左派也站在右派立场上贬斥忠字舞,是左右合伙判了忠字舞的“死刑”,所以要辩白,希望去伪存真,使真相得到复活。  

    世界舞蹈之巨树忠字舞    

    忠字舞是文革高潮时一种群众创造的一种表示对毛泽东忠心、忠诚为内容的一种新式集体舞蹈。较为典型的是以《大海航行靠舵手》、《敬爱的毛主席》、《在北京的金山上》、《满怀豪情迎九大》、毛泽东语录歌等歌曲为伴唱、伴奏。流行于文革高潮期,时间约在1966—1968年间;九大以后渐趋衰微。   

    其舞蹈语汇是从大型舞蹈史诗《东方红》里衍生出来的,也有人认为舞蹈源自内蒙古一带的“安代舞”,为了通俗易用又给予简化。舞蹈动作粗放、简单、夸张,大多采取象形表意、图解化的表现手法。主要动作设计有:双手高举表示对红太阳的信仰;斜出弓步表示永远追随伟大导师毛主席; 手指怒指地面表示彻底砸烂资产阶级;紧握双拳表示要将革命进行到底......。跳舞时手里通常以《毛主席语录》(红宝书)或红绸巾作为道具。  

    它的动作近似于广播体操,但又非常单调、机械。舞蹈者全身心充溢着朝圣的庄严感,情绪激荡。但舞蹈动作粗糙、僵硬、稚拙,缺乏美感。跳舞者不分男女老少,不分白天黑夜,在车间、操场、码头、街头、田间……每天早晨,随处可见跳“忠字舞”的人群。忠字舞因此也成了一个时代的象征。  

    例如:  

    “敬爱的毛主席……我们有多少知心的话儿要对您讲”  舞者双手按着自己胸部;“我们有多少热情的歌儿要对您唱” 舞者两手放到腮帮,仰头望,手指呈放射状地一闪一闪;“千万颗一颗红心”两手的拇指和食指合并,画成一个心的形状比在胸前;“要献给您”舞者单腿的脚尖跳跃着,另一条腿不断后踢,双手把那一个心形向右上方一下、一下地送上去。  

    跳舞时手里还要挥动语录本(红宝书)或红绸巾作为道具。它的动作有点像广播体操,多僵直的、生硬的、对机械的物理位移的模拟。舞蹈者全身心充溢着朝圣的庄严感,情绪激荡,但由于舞蹈粗糙、僵硬、稚拙,却又让人产生滑稽的感觉。专业人士和一般民众多批评说没有美感,但也有人说舞蹈姿势优美者可与后来劲舞媲美。无意间给革命时代的娱乐匮乏提供了某种补偿。  

    游行时的忠字舞方阵动辄成百上千人,前后相连可达上万人、队伍逶迤数里,同时载歌载舞前进,有时竟持续十多里路、好几个小时。跳一会儿,步行休息一会儿,交替行进。其场面、规模之庞大,气势之磅礴,为史无前例地恢宏无比、狂热亢奋。举行“早请示、晚汇报”仪式和庆祝性的游行时,都要表演这样的舞蹈。无需特别舞蹈基本功和专门训练,易学易会,男女老少都可以完成。  

    湖南诗人胡遐之曾以古风为之写照:“忠字舞,手应锣,脚应鼓;一声号令为军伍。忠字舞,心应鼓,口应锣;舞时更唱语录歌。忠字舞,狂且野,飙轮火被金光射;忠字舞,野且狂,舞兴浓处昼夜忘。左旋右转无已时,男女老少俱难辞。爹娘仆地儿孙赞,忠于领袖有何碍。曲终舞罢祝无疆,更有林总永健康!”  

    笔者以为,忠字舞是舞蹈艺术的一种,判“死刑”实在荒唐。笔者对忠字舞是有发言权的,少年时亲身跳过。综合起来忠字舞还有如下特点:  

    节奏强,刚阳有力。  

    忠字舞伴曲多为革命歌曲,故节奏必强,逾跳逾有力。  

    动作大  

    比如脚过头顶,手落地是经常的。  

    有利健康  

    由于跳忠字舞节奏强、动作大、逾跳逾有力,跳几分钟就会出一身汗,是极佳健身之道。由于边跳边唱,唱的内容都阳光向上,故也利身心健康。  

    心体合一、曲舞合一  

    跳忠字舞时要求心体合一,心想红太阳,手也要比划红太阳,很容易感染自己和观众。曲舞合一是指不同内容的歌曲配不同的舞蹈动作。  

    易学、创造性强、不限场地人数  

    没有规范动作,任你想象发挥,不限场地和人数,深受百姓欢迎。  

    忠字舞是空前绝后的,其人数众多,其情溢于表,即使是三大宗教的教主也没获此殊荣。  

    通过对忠字舞的了解,公正的人们会看到忠字舞不亚于任何舞蹈,理所当然应当成为世界舞蹈之林的一部分。  

    忠字舞兴起和消亡原因  

    忠字舞的兴起和文革历史大环境有关,文革高潮时亿万群众对毛泽东的热爱和崇拜登峰造极,所以一经产生便传遍大江南北,兴起并无哪个政治家引导,说林彪支持忠字舞没有任何根据。恰恰相反,其消亡却是政治家及马派理论家的促成的。  

    据说江青、康生等在九大前后有谈话不赞成忠字舞,认为是封建主义特色,不是马克思主义,制止了这种所谓形式主义的忠字舞活动。文革初期跳忠字舞的风气不但不是像右派们指控是江青等鼓动,相反,恰恰是在江青干预下逐步停止的。文革后,邓小平时代全面清算文革,忠字舞自然成了靶子,成为文人墨客的笑料。在忠字舞问题上左右是合流了,这不令人深思吗?  

    笔者认为,忠字舞之所以至今不能得到公正评价,其深层原因是改革后非毛化的需要,忠字舞问题出在是忠于毛主席;如果换了忠于党、忠于人民,讨伐者就不会有哪么多;如果换了忠于官僚、文化精英、资本家,说不定忠字舞要获诺贝尔奖金的。如果不是这样,就无法解释为什么不堪入目的肚皮舞、脱衣舞都没人禁,而单禁忠字舞了。

    笔者讨厌庸俗唯物论和庸俗马克思主义。庸俗唯物论和庸俗马克思主义不懂任何事物要生存发展必须有其形式保证,传播理想需要有多种形式,忠字舞也是一种形式。在人类灵魂严重丧失,庸俗唯物主义大行其道,各阶级都以追求物质第一的动物化时代,旧宗教日益削弱并不能拯救人的灵魂的时候,只有毛泽东思想才能解黩人们的灵魂,毛泽东思想是人民解放的心灵启明星,所以自然会有人荣当毛教徒,什么是教徒?教徒就是一种有形式的理想的信仰者、传播者和捍卫者,作为毛主义者,就是要甘当毛主义的信仰者、传播者和捍卫者,用庸俗唯物主义和庸俗马克思主义看待忠字舞是错误的,忠于理想和忠于皇帝不是一回事,百姓跳一跳忠字舞有益无害,不必大惊小怪,基督徒等可做礼拜,百姓为何不可跳忠字舞呢?

下一篇】【上一篇】【收藏此页】【打印】【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