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全国体育舞蹈教师培训班(哈尔滨站)

当前位置:首页 >> CDSF新闻 >> 舞林前沿 >> 正文

让文化回归大众
时间:2010-05-27 09:27:44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群星奖广场舞决赛现场。

   5月24日在广州举行的第十五届群星奖颁奖典礼上,来自全国不同地区的100名“群文之星”首次从文化站、群艺馆走上红地毯,走进舞台中央。

  从舞蹈、戏剧到音乐、曲艺,第九届中国艺术节上,第十五届群星奖评奖活动集中展示了近三年我国群众文化创作的成绩。尤其引人关注的是,通过设立“群文之星”评选并以评奖方式展示基层新作,人们开始走近群文工作者,进而关注我们身边的群众文化建设。  

  一砖一瓦筑起群文大厦  

  “九艺节”首次开办“演交会”,全国各地的文化馆、文化站更是第一次走上这一平台。在这里,我们看到了格来。这位皮肤黝黑,总是带着些腼腆笑意的康巴汉子正站在瑰丽的唐卡旁向人们介绍青海省玉树州群众艺术馆的工作。说得不是特别流利的普通话透着股浓浓的诚意和认真劲儿。

  “我们常年给牧民做文艺培训。玉树是牧区,我们要走很长一段路才能走到聚居区。”格来介绍,“这是我们馆里的全体成员,地震中牺牲了两名。”格来打开相机,用手在一张合影里指出两个阳光的小伙子,似乎有意要让自己所有的同事都走上这一展台。

  来到“演交会”的基层文化工作人员还是少数。郑集思,这位用一砖一瓦建设起广东省中山市群众艺术馆的人,此时因病缺席。在朋友眼中,郑集思不事张扬,但说起群艺馆,说起市里谁唱歌唱得好、跳舞跳得好,滔滔不绝;每天下班后,他都要到群艺馆转一圈,这才踏实。“那晚老郑让我和他一起到群艺馆看看。这时他已经因病连走路都吃力。但到了群艺馆,他就兴致勃勃地指着每个房间给我讲起工作,说那间亮着灯的是老刘在加班,说馆里的谁谁谁是他从哪里挖过来的……” 文化部社文司副司长李宏回忆起上次见到郑集思的场景,沉默了片刻。

  来自湖北的童爱武,则是一个看起来风风火火的人。十多年前,童爱武来到武汉市青菱乡创业。“挣钱了,我就想为当地群众做点文艺方面的事儿。”童爱武巾帼不让须眉,“当时青菱乡很多人不是迷信,就是赌博,风气不好。我投资500万修建了青菱文化艺术中心。培训免费,起初村民们下雨不来,起风不来,家里闹矛盾不来,打牌缺人不来。”童爱武干脆骑着自行车 “送文上门”。比如到了长江村,她就在晒谷场上教村里人跳扇子舞。渐渐地,童爱武不仅在青菱乡建起20个文艺小分队,还组织起“青菱乡农民艺术团”。

  和演艺明星不同,这群人没有优厚收入;和艺术家不同,他们没有显赫声名。不过他们最为自己土地上的普通百姓所热爱,他们的喜乐与群众周末里的歌唱相连,与村民农闲时的秧歌相系。 

  群众焕发巨大文化热情

  多年来,文艺界存在一种偏见,常将专业与业余作为衡量水平高下的标准。此次的群众文艺表演大大缩短了与专业院团的距离,以质朴生动的优势获得更多关注。

  一位学者指出,专业与业余只是一种狭隘的区分;如果要区分,只有职业和非职业之分。此次群星奖演出,群众文艺以其朴素真诚的创作态度和鲜活的生活气息,为专业艺术创作提供借鉴。如来自山东省莱芜市群艺馆的梆子戏《暖水袋 痒痒挠》,十多分钟的长度,泼洒出浓郁的生活气息,鲜明的人物形象。“这些作品往往表现生活片段,避免了专业院团创作大戏时‘贪大求全’的弊端,表现手法灵活。再比如锡剧《喜搬家》同样也是以小见大,从生活中‘采摘’的结果。”首次担任群星奖戏剧评委的剧作家郭启宏对来自民间的小戏小品印象深刻。

  “我们的艺术要像每年都在成长的榕树一样,将根牢牢扎在泥土里,而不能做无土栽培。”首次担任群星奖舞蹈评委的中国舞蹈家协会主席白淑湘被基层创作打动,“我们很多专业舞蹈创作就来自民间,比如戴爱莲先生的《荷花舞》。”“群众演出最可取之处是它鲜活,没有套路。专业人员应从中汲取营养,就像美国百老汇从外百老汇、外外百老汇获得启发。”剧评人颜榴说到。

  “人人都是艺术家”。与有限的专业院团资源相比,是群众文化满足了人们参与艺术创作的需求,群星奖的举办更是为普通百姓提供了展示与竞技的国家级舞台。“人民群众不仅需要欣赏艺术,还有参与到艺术活动中去的需求。”李宏说。深圳市群艺馆馆长刘兴范则举了个例子,“有一次我们组织芭蕾舞学员演出,谢幕时岁数最大的学员激动得哭了——退休的她终于实现儿时想做芭蕾舞演员的梦想。” 而在群星奖广场舞比赛中,来自辽宁、安徽的农民弟兄们又有谁曾想过自己能站在这舞台上,成为万众瞩目的热点呢?

  从长远的角度来说,是群众文化守护着民族文化之根。很多群文工作者同时肩负着保护与传承当地民间艺术的重任。比如在此次群星奖参演节目中,亮相于广场舞决赛的辽宁海城高跷秧歌、广东鳌鱼舞等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展示,都是基层文化工作者对当地传统文化的整理与再创作。

  “原来很多人一提到群众文化就觉得粗俗、艺术水准低,现在其内容和形式都得到了提高。”李宏介绍,作为基层文化主管部门的文化部社文司正在申请专门用于扶持基层文化人才培养的经费;进一步唤起社会对群众文艺重要性的认识……相信有党和政府的高度重视,有社会各界的大力支持,群众文化将繁花似锦,为更多人带来快乐和力量。

下一篇】【上一篇】【收藏此页】【打印】【关闭